黄昏的荒野;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;看来不一会儿,就会天黑了,威远镖局 的镖师正急急赶路;一行十余人,不住的回头望,那领头的老镖师,功夫了得, 经验老到,直催促众人快快赶路……后方尘沙飞扬,看来那批匪寇,仍不罢手。 忽见前方一瘦小身影,踽踽独行;一脚先跨一大步,另一脚跟上,看来脚有 残疾。背上一柄大刀,看来也没啥特异之处,老镖头灵光一闪,吩咐众人下马, 牵马而行,车仗在后;缓缓而行,慢慢的越过那人;众人有些讶异,但想老镖头 经验老道,也就依言而行。 只见那人身子略略一侧,似乎让了一让,一行人于是超前了;众镖师正想上 马,加速赶路,却被那镖头阻止了;老镖头吩咐众人,就在那路人之前十余步, 不疾不徐,慢慢的前进。 那群匪徒又近了一些,众镖师已准备好要厮杀一阵。个个摩拳擦掌想试试自 己的功夫;只有那老镖头微微一笑;似乎是觉得运气太好。「威远镖局的,识相 的,留下车中之物,大爷们劫财不杀人。」 匪徒的首脑,大声呼喝。人马奔驰,转眼已至身后数十步。 镖头一看,挥刀在马背上一拍,跟着马儿受惊,急驰而出,老镖头似乎年纪 老迈,刀子却不慎划到了车上的绳子,箱子翻落地面,散落一地珍珠玛瑙之物。 众匪徒一见金银珠宝,个个红了眼;纵马疾弛,便要来夺宝;为首的匪徒见 前方一人,怒道:「死跛脚,闪到一边去;跟着九节金鞭挥出,想拉下那路人的 头颅示威;这招「金鞭断头」是他成名绝技,当真是百发百中,众镖师见了这 等声势,心里都凉了半截;此番恐怕难以善了。」 也不见那傅红雪回头,彷佛刀光一闪,为首三骑,前者截腹,中者裂胸,后 者断头,上半身似乎顺着一道弧线,同座骑分了家;一时血腥之气大作。后方十 余骑收势不住,跟着冲上来,刀枪剑戟的招数,似乎都不管用了,只见肢骨漫天 乱飞,直至最后一人,终于勒住了马。颤声道:「阁下何人?黑虎山十……九虎 ……记下这笔帐了。他日候教……」说得是有气无力…… 听得一冷冷的声音道:「傅……红……雪……跟着刀光一闪,连人带马,对 称劈为两半。」 傅红雪收了刀,依旧踽踽独行;众镖师看得呆了,老镖头推倒了几只菜鸟, 让出一条路。只见那傅红雪的背影,慢慢消失在暮色中;竟没交谈一句……老镖 头叹道:「那刀竟比传说中的快太多了。」走完走趟镖,明个儿,告老退休吧… …招呼了众人,收拾了货物,看来此程,也不会有敌人了…… 傅红雪,二十出头;出道三年,似乎为了报仇而来,一只脚从小不知何故, 得了残疾,因此走路姿势很奇特,似乎只靠一柄刀,冷冷的走在血腥江湖;又好 像江湖因多了他,而变得更血腥……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死两粒……写了这么多废话,怎没有色情部分呢??? 两粒曰:总不能从头干到尾吧…… 两粒:后人有诗曰…… 众人怒曰:做啥屁诗……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第一话 那傅红雪倒并非生来就是冷酷杀手,虽然背负血海深仇,加上脚有残疾,原 来他也想一面报仇,一面行侠仗义,做个大英雄,大侠士。 三年前他刀法学成;初入江湖,打听到仇人之一落脚处,带着刀,直接找上 那「黑河四鬼」。苦战了几个时辰,终于手刃四鬼,那是他第一次杀人;闻到漫 天的血腥味,他只想吐…… 于是傅红雪进了四鬼的小屋,想找些水,冲掉一身的血腥味,同那中人欲呕 的感觉;一进小屋,彷佛听到有呻吟声,本能的握紧刀柄,小心翼翼的前进。待 得进了房,见了房中景象;傅红雪忽然个人楞住了…… 房中只一张牙床;一个女人,双手被绑在床缘,口中塞着棉布,正在那里挣 扎;竟然全身不着一物。雪白的皮肤表面,却透出无数暗红的鞭痕…… 那是傅红雪从来没看过的景象,一直到今天,傅红雪没看过几个女人,犹其 是脱得光光的女人……他觉得体内好像有某些本能被唤醒……甚至有些害怕,比 他第一刀砍落黑河大鬼的头,更触目惊心…… 床上那女子,眼上似乎露出乞求的目光。傅红雪一步拖着一步的上前,拿掉 了女人口中的东西……「大英雄,救救奴家……」那女子用一种娇媚入骨的声音, 呼唤着;傅红雪只觉彷佛身不由己的拔出刀,缓缓低下身用颤抖的手,慢慢的锯 断那一双纤纤玉手中的绳索。 那娇媚万状的女人,手一得了自由;竟像蛇一般的缠上了傅红雪的脖子;同 时在耳边低吟道:「人家……人家……好害怕……那四个大坏蛋,弄得人家…… 又像撒娇,又像哭诉……」 傅红雪只觉得一阵天悬地转,那柔软酥胸在身上磨擦的感觉,是那样缠绵撩 人,却又好像虚幻无边;加上阵阵浓浓的香气袭人,一时间没了主意……顺口道 :「那四个坏蛋已被我杀了……」 那女子似乎楞了一会儿,傅红雪只觉那双手忽然搂得更紧;一时把持不住, 两人同时倒卧床上。女人把一只手慢慢滑向傅红雪那紧握刀柄的手掌,轻轻的摩 擦着;同时一个翻身压在傅红雪身上。傅红雪只得一阵口干舌燥;手中的刀不知 不觉的松开……双手紧紧抱着怀中的女子,那女子似乎有些讶异……轻轻笑道: 「你不会是第一遭吧?」 瞧你这么紧张;傅红雪喃喃道:「我第一次杀……话犹未了,一张湿润的嘴 唇已凑了上来,紧接着一阵口沫交流……」 女人的一只手,慢慢的探向身后那傅红雪的男性向征;竟然毫无动静;忽然 感到背脊一阵寒冷,嘴唇离开了傅红雪,有些惊恐的看着跨下的男人……还有他 身旁的刀;可能只是自己太急了吧;看来得换个方式……女人心想…… 不自觉的露出温柔的笑意,女人缓缓的解开傅红雪的上衣,轻轻的吻着那不 算槐梧的胸膛;慢慢的向下游移,又不时的瞄着傅红雪,只他闭着眼睛;额上青 筋略现…… 尽管一切皆在她的算计之中,当她解开傅红雪的腰带时,竟也有些紧张;这 种压迫感甚至让她觉得非常需要;而不能自制……当她一见到傅的阳具之时,甚 至有些猴急的把尚未挺立的阳物,整个吞入口中;用了一切她所知道的方法,常 用的,不常用的,喜欢的,不太喜欢的,结果都没有作用时,她开始急躁了…… 一个转向,直接跨在傅红雪的脸上,口仍不停的舔弄,一只手已伸向自己几 欲泛滥的溪谷;就在傅红雪眼前翻潮覆浪起来……决堤的潮水,漫得傅红雪整脸, 高涨的欲望,逼得她几乎有点窒息……终于她绝望了……「没用的跛脚,风流鬼 做不成,老娘叫你做个倒霉鬼」女人心里暗骂。由于脑羞成怒,女人心里杀机 已起;自个儿不行,还敢杀了我的四个小鬼…… 她忽然变得很温柔,脸上的笑容甚至很慈悲;只有杀人的快感,可以让她暂 时厌抑那汹涌不得疏解的欲望…… 她……江湖人称「玉面鬼姬」。 究竟鹿死谁手……且待下回分解…… 第二话 那玉面鬼姬双手轻轻取下了头上的金钗发饰,轻轻一扭,整丛头发,像瀑布 般,轻舄了下来;左手从发中取出一枚丹药,含在口中;慢慢转过身来,浅浅的 对傅红雪一笑。傅红雪似乎有点窘迫的轻轻道:「我……我……」似乎因见了 这美丽的脸庞,而忘了言语;那鬼姬的唇,终于又合傅红雪的唇相接;这一次, 傅红雪似乎多了经验,两人交缠许久;让傅红雪觉得饮下的唾液都是甜的…… 热吻方休,那鬼姬竟退至一边,用手缓缓的梳理头着发;依旧温柔的望着那 傅红雪……只等那亲自调配的药丸发作;那药吃下去之后,全身僵硬;不能动弹, 特别是男人,至死金枪不倒…… 傅红雪只想起身,再去追逐那软玉温香;忽觉全身僵硬,竟连手指都不能动 弹;脑中闪过一丝念头……中计了……鬼姬看到这种情况。 「呵……呵……呵……」狂笑有如鬼魅,一时所有温柔妩媚全消无踪。 「死小鬼,你知不知道我是谁……江湖人称「玉面鬼姬」,你竟敢杀了我四 个小鬼,当真活得不奈烦了……」 玉面鬼姬,傅红雪想起来了,在仇人名单中,名列第二……仅在神剑山庄之 后;四鬼则是排名最末的……他从最弱的开始复仇,就打的异常辛苦,没想到碰 到鬼姬竟会死得不明不白……自己的武功,难道真的那么差吗??明明学全了家 传刀法……难道是那最后八字……「手中有刀心中无刀」尚未参透之故…… 那鬼姬又换了另一种风骚模样;浪笑道:不过呢,死之前,我会让你看到 人间最高段的享受,而你却感觉不到……仍旧一双媚眼,盯水汪汪的盯着傅红雪, 吃吃的淫笑;一手抚胸摸臀重新加温;一手则摸向傅的下体;准备好好的销魂一 场……这次却出乎意料…… 仍然没反应…… 那鬼姬正在兴头上,发觉这种情形,一时怒急,像泼妇般指着傅红雪骂道: 「你这短命无能的死小鬼,老天生你何用;连要死了都还不行,白白糟蹋老娘的 灵丹妙药……简直岂有此理……」 鬼姬急得像无头苍蝇,忽瞥见一旁傅红雪的刀,一手抄起了刀怒道:「老娘 一刀劈了你,省得你活在世上丢人现眼……烂货学人带什么烂刀……」 就在举刀欲劈之际;鬼姬忽然觉得那刀柄,不论大小,形状,手感都颇为 合适……淫念一兴,杀机便落;又恢复一派风骚模样,淫声笑道:「好家伙…… 姊姊教你怎样用刀……」 只见左手轻捏刀背,右手伸向早已发烫难奈的部位,略加安抚…… 鬼姬纤腰一扭「噗」的一声,刀柄尽没,潮水乱飞,鬼姬呻吟一声。 「好啊……」竟自个籍刀柄享受起来了;刀尖时时划得绣被棉絮纷飞;中间 杂着浪女呻吟低回…… 傅红雪看在眼里,听在耳中,竟不觉香艳,只觉得心痛…… 那刀是家传三代的刀;几个月前,自己跪在父亲灵位前,发誓必用此刀,饮 尽仇人之血,今日出师未捷,死也就算了,没想到连刀也得受这种待遇,傅红雪 想起少年练刀时,有一阵子,为了让刀更顺手,曾经刀不离身,时时握在手中; 长达一年之久,那刀几乎可以说是他身体的一部分,甚至是他相依为命的唯一亲 人。 鬼姬正在兴头之上,浪吟声大作未歇;傅红雪眼睁睁地看着那刀柄在鬼姬体 内进出;淫液随着刀柄泛滥而出,几乎沾满了整把刀;家传宝刀彷佛渡上一层金 光在烛光中,闪闪跃动…… 傅红雪忽然有种错觉;好像那在鬼姬粉腿中,进进出出的是自己,那被仇恨 压抑了十多年的生命力,先前好像被唤醒,现在则有山洪暴发的态势……他知道 自己有了感觉,在那属男人特有的器官上,一股原始的冲动,正在体内激荡…… 傅红雪知道这股力量,不是仇恨所能驾驭的,若任他暴发,之后绝对是死路一条 ……他开始默想「手中有刀,心中无刀」的含意……鬼姬依旧在自我陶醉中翻 云覆雨…… 那股力量莫名的被引导到手上,傅红雪的左臂,有了知觉,尽管他仍未了解 何谓手中有刀,心中无刀的含意……他的左手彷佛比原先更能掌握出刀的方法; 因为他轻巧的一抓,恰巧的拿进被鬼姬要得乱晃的刀尖;轻轻的一拉…… 鬼姬正处于接近颠峰的状态;本能的喊道:「别拔出来啊……」扭动着发浪 腰肢,追逐那刀柄…… 一阵乱窜之后,她看到一双冷冷的眼神,猛打了一个寒颤,心里暗叫一声不 好;这她的双腿刚好跨在傅红雪腰上,正想急退时,一把刀尖己抵住她的下颔。 鬼姬连续用了几个手法,想脱身,那刀尖却像是洞悉她的动作般的盯上了她 他后路,那刀头竟像是活的一般;现在竟然进不得,退不行;忽然鬼姬觉得自己 有点像被猫捉到的老鼠,死前被玩弄一般,却又不一刀割了脖子,那也来得痛快。 「你叫玉面鬼姬……」一个冷静而残酷的声音传入耳中。 鬼姬和傅红雪两人眼瞪着眼,鬼姬忽然觉得眼前这人,有些面熟,当年自己 因爱生妒;终于一气之下,仇恨掩没了爱意,引诱了一票男人,做下了一桩惊世 血案。 自己的性格从从大变,因手段凶残,却人面桃花;终于博得玉面鬼姬称号… …一时过去种种,接肿而来……不知过了多久…… 「傅郎,你要杀我!?」 鬼姬似乎有些神智不清了,伸手在刀上轻轻抚摸着:「你怨我杀了你全家, 其实我是因为爱你啊……」鬼姬欲引刀自刎,刀和傅红雪忽然往后急缩;傅红雪 一拐一拐的离开了…… 傅郎等我……鬼姬从后而追;追了一小段路,见到傅红雪在河边等他;鬼姬 笑道:我知你还是舍不得我……傅红雪用刀指向水面,鬼姬顺势望去,只见一 瘦弱少年,同一白发老妪相并而立;鬼姬伸手摸了自己脸颊,水中那人竟是自己 ……哈……哈…… 在鬼姬狂笑声中……傅红雪慢慢的走了…… 从此傅红雪的心更冷,刀更快,人更无情…… 第三话 傅红雪仍独自一人踽踽独行;自从步入江湖至今,过了三个年头,从鬼姬之 役至今,这把刀饮尽了无数仇人之血,他也算不清了;连同先前那十余骑混混, 莫明其妙的跑来送死在内,只怕也上百人了。 仇人名单中,扣除三人不知所踪;只剩神剑山庄。 尽管傅红雪知道自己刀法与日俱进;可是杀仇人之时,越到后面,敌人却是 顽强;排名第三的仇人浑身金钟罩,竟是刀枪不入,自己却挨了数刀;终于双双 跌落太湖,凭着复仇的意志,傅红雪独自浮出太湖……那神剑山庄庄主人称剑神 ……恐怕……傅红雪自个苦笑了一下;傅红雪绝不轻敌,即使面对无名小贼也是 一样……这条路正是通往神剑山庄…… 这一天,竟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好天气;也是个杀人的好天气,傅红雪慢慢朝 神剑山庄前进;前方有马蹄声传来……蹄声短捷平稳,蹄声间相隔颇远,是匹罕 见的好马;傅红雪不自主的握住刀,依然缓缓前进…… 转眼间,一匹白马从转折处急冲而出,马上一妞见着路上有行人,急喊道: 「小心!!」猛拉疆绳;那白马前蹄轻压,竟从傅红雪头上飞越而过……若在平 时,此番早已人马对分,死于傅红雪刀下,这次傅红雪却没有拔刀……不知是因 为对方没有敌意,亦或者是来人是一妙龄少女;也可能是那匹马太过神骏了…… 那少女勒马而回;至傅雪面前轻轻跃下,薄衫低髻,鼻上微现汗珠;轻功架 式不差,火候太浅…… 那少女「喂……你没事吧?」傅红雪望了一眼,也没答理,仍旧以奇特的姿 势向前行进。 那少女见了傅的背上大刀,和脚上似有残疾,又赶了上来说道:「喂……喂 江湖路险,你有残疾,带着刀万一有人看不顺眼,反而不好……」 傅红雪仍旧没回话,不疾不徐,自行其道……过了一会,那少女又追了上来 浅笑道:「喂……喂……喂……架子大吗??看镖!」 顺手一挥,一物朝傅红雪轻飘而来,径投入傅红雪怀中…… 傅红雪随手取出,是一锭碎银子;傅红雪一楞,有些不解?停了脚步,望了 那少女一眼。那少女甚是得意,娇笑道:「还是雇辆马车吧,跟着嘬了一声哨, 那白马赶上,少女翻身上马,疾驰而去;傅红雪楞楞的瞧着那锭银子,似乎犹带 余香,叹了一声,收了银子,仍旧独行……」 时过正午,看来神剑山庄已然不远,傅红雪有些奇怪,神剑山庄名气极大, 却座落在如此偏僻之处,找了颗大树,就树下歇了一会儿。心中默想了刀法一遍, 看来下午将会有一场大战。若是战败,唯死而已,若是杀了剑神卓超凡之后呢? 仇人杀尽之后,又该何去何从呢?他忽然又想起那白马少女。 自鬼姬之后,傅红雪对人从没有任何好感。 远方又有蹄声传来,傅红雪忽然打起精神,那蹄声颇为熟悉,有些迫促,莫 非是遇险狂奔,傅红雪有些关心起来;放眼望去,白马扬尘,其后紧追三人;看 来越差越远,不一会,其中一人抄了快捷方式,绕道赶了上来,身子虽胖,轻功 却是极佳。 就在傅红雪眼前,那胖子拦住了白马,双手一推,那马人立了起来,跟着倒 在路旁,那少女跃离马身,娇叱道:「死胖子,敢杀姑娘的白马,涮的一声拔出 了腰间长剑,甚是利落。」 傅红雪见状,原本站起的身子,又缓缓坐下,那少女肩上似遭人扯裂了一小 块,露出了一丝抓痕。随后其余两人赶了上来,三人围住了那少女;那瘦高的男 子猥笑道:「小姑娘,跑得这么急,莫非是找救兵,呵……呵……找了个跛子。 还是乖乖的跟大爷走吧。」 本大爷再试试你其它地方,五指伸张,一幅色鬼状。看来那肩上爪痕,就是 彼之杰作了。 那少女回身一阵猛杀,招式竟是精奇无比;傅红雪至今会过不少剑客,也杀 了不少高手,纯以剑法而论,此女竟毫不逊色;傅红雪手又握住了刀柄;只见那 高瘦的色鬼啊!的一声惊呼,左手五指齐断,旁边精干的老者使判官笔謢住同 伴,接住了剑招……同那胖子合战那女子,一时难分难解…… 高个子止了血,拔出腰间板斧,怒喝道:「死婆娘,叫你知道老子的厉害… …大哥,二哥,拿这小妞试试三才屠龙阵,不过别杀了她,嘿……嘿……」一阵 淫笑。 三人招式一变,一斧二笔,再加上双掌,攻势大盛,那女子看来已非敌手; 那少女左支右绌,勉力支撑,三人似乎在套练阵式,并不急于杀敌……少女叫道 :「不相干的,快滚吧;神剑山庄离此五里,庄主极是好客,快去……快……」 呵……呵……那高个子笑道,小娘子叫情郎逃命了……以口衔斧,伸手又是 一抓,当下抓下一大片衣衫;闻了一下,笑道:「好香。」同时又斜眼膲了傅红 雪一眼;见那傻鸟一付呆样的看着,也没逃命之意,笑的更是大声…… 傅红雪心中叹了一声……果然是神剑山庄的,心中一狠,只静静的看着三才 阵,同剑招交锋;一面暗思,如何以自己的刀破那剑招及阵法;过了半晌,那少 女似己乏力;剑招急回,便要自刎;胖子伸手一弹,暗器打出,少女一声惊呼, 长剑落地;那急色的瘦子从后一把抱住了那少女,便轻薄起来。 胖子同那老者盯着傅红雪,一时似乎摸不清楚对方门道…… 那少女在高瘦汉子怀中挣中拼命挣扎,急道:「你敢非礼我,我爹爹不会放 过你们的……」跟着银牙一咬,便想咬舌;那汉子早料到此招,虎口一缩,捏住 了少女的双颊;也不顾另一手断指渗出的鲜血,在少女身上乱抓;白衫上沾满了 点点鲜血,映着林间片片桃花…… 傅红雪慢慢的站起来,转身朝神剑山庄走去;似乎休息够了,不想看这场戏 了;那原先盯着傅的二人问道:「阁下往神剑山庄?意欲何为??」 傅红雪头也不回,冷冷道:「杀人……」两人似乎有些意料之外。 「哇……哈……哈……」那正在凌辱少女的瘦汉子,传来一阵狂笑。 怀中少女,似已无力挣扎,呈半裸的身躯,恰如虎口中的羔羊,微微轻颤。 那瘦汉骂道:「什么东西,也不照照镜子;跛脚也想上神剑山庄杀人;排在 长白三禽之后吧……嘿……嘿……那汉子似乎在青天白天,阳关大道上就想干起 事来。」 那老者道:「既是有志一同,何妨同去,我兄弟一向口直心快,兄台且莫着 恼,留下来看看那卓家有女初长成的浪态吧,那神剑山庄多行不义,近日傅家后 人必会找上门来,等他两家斗得两败俱伤之后,兄台同吾兄弟三人再来个汴庄刺 虎如何??那卓家好大一片家业兄台一人怕也独吞不了。」 那老者久经江湖,行事小心,一番说得是有声有色,有鱼有肉;既是色诱, 又有威逼,主要还是怕傅红雪上神剑山庄报讯……虽说三人连手,也无把握能胜 那神剑「卓超凡」三人原本是欲同那神剑山庄一同对抗傅家后人的,没想到被神 剑山庄撵了出来…… 傅红雪一听到长白三禽,便停下了脚步;心中竟莫名狂喜,似乎找到了回 头的好借口;那老者尚未说完,傅红雪冷冷道:「你们是长白三禽??」 胖子答道:「不错,阁下是……」话犹未了,刀锋已至;二人苍惶接了一招, 急退数步。 瘦子一惊,一掌将少女打向路边;取了地上板斧,怒道:「好小子,活得不 奈烦,敢坏了你爷爷雅兴。」 傅红雪冷冷道:「傅红雪在此,你们不用等了。」挥刀杀向三人,又是一番 三才战一刀的阵局。那少女似受了伤,喘着气,看着四人,刚才羞愤难当。对于 四人交谈,并未入耳;只是奇怪那少年明明没啥功夫,竟敢路见不平,莫非…… 心中有些担心,却又有几许窃喜;又望了望神剑山庄,爹爹怎么不赶快出来找我 呢? 四人甫交手,心中都觉讶异;似乎对方都比预期更棘手;那三人再也不敢怠 慢,三才阵比之方才戏弄少女之时,实不可同时而语,傅红雪更是奇怪;本以为 三个仇人转眼可诛,三人阵局中竟毫无破绽;猛攻几阵,都被挡了回来,心中有 些懊悔,自己还是太急了,该等三人享乐销魂之际再动手的;男人在那当儿特别 笨,傅红雪有些责怪自己,这次竟会忍不住;可能是找三人,找得太久了,没想 到狭路相逢。出刀依旧虎虎生风;四人斗个旗鼓相当。 日渐偏西,傅红雪似乎有些气力不继,忽然「着!」一声低喝;胖子打出一 枚暗器,正中傅红雪残疾之足;傅红雪动作一缓,三人攻势大盛;傅红雪勉力支 撑;看来今日毕命于斯,不自觉望了路旁少女一眼……那少女似乎也看出来了。 「好不要脸的长白三禽,三人连手,先围攻女人,又围攻跛脚;死胖子专打 人痛脚,可耻……下三滥手段都用尽了,也打不嬴……」 那少女原想骂骂三人,好让三人分心,那瘦子哈哈一笑;斧头使得更威猛, 淫笑道:「女娃娃等不急了,待会儿叫你知道什么才是可耻,下三滥的手段。」 听得瘦子言语;少女一看自己越帮越忙,一咬呀,扯下身上仅存的衣物,顺 风向四人一抛,媚笑道:「竹竿哥哥;人家等不及了,你快来啊……嗯……嗯… …竹竿哥哥……人家脱光了等你,你别只顾和人动刀动枪的呀……」 那瘦子一听这销魂的呼唤,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朝那少女望去,手下登时缓 了,险些着了一刀,老者怒道:「三弟,别理那娃儿,快料理了这厮再说。」那 胖子手摸暗器,想打那少女;傅红雪刷刷三刀,胖子不敢分心,又成不相上下之 势…… 少女见那瘦子定力似不太好,又娇声道:「竹竿哥哥;人家才第一次,你搞 到一半就不理人家了;好痒……嗯……嗯。好舒服啊……快来嘛……再不来,人 家要去找别人了……」 那瘦子原本特好渔色;风言风语,声声入耳,明知强敌在前,再也按奈不住, 怒道:「贱货,老子先劈了你,回头疾冲,想先砍了那贱婢,再专心对付傅红雪。」 老者一声:「不好!」 同时傅雪一个回刀,逼开二人,转瞬己到瘦子身后,斜刀一劈,瘦子连头带 肩,分为两截;刀势迂回面对二人,那老者怒道:「二弟,并肩子上;那胖子似 有怯意,竟往后退,傅红雪中宫直下,老者双笔硬挡,却是抵受不住,两笔硬生 生插入脑中。眼见那胖子转身欲逃,傅红雪双手一推,刀顺势飞出,开膛破心之 后;竟如车轮般绕了个大圈,由空中飞回傅红雪手中。这招流星复归,傅红雪 一直认为是不可能的。 傅红雪连毙三人;收刀喘息一会儿,朝那少女走去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哇……写得太长了,下回再续;下回一定写完……呵呵!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第四话 傅红雪看了看手中的刀,光可鉴人,滴血不沾,就好像他的心一样;傅红雪 一拐一拐的朝那少女走去,旧疾加上新伤,使得原本就很奇特的姿势更怪异了。 你没事吧!一样的话,出自两人的口;那少女忽然害羞的低下了头;傅红雪 的心里好像也有些悸动;一种死灰复燃的感觉,又自心底升起,不由得有些害怕, 两眼盯着斜敧在草地上几乎全裸的少女。 少女彷佛也察觉到火热的目光,再加上之前的风言风语,自己觉得全身有些 火烫的感觉;连身上的伤好像都不太重要了。 她缓缓张开了眼,看了看傅红雪的脚,温柔的道:「不碍事把,纤指轻触; 想看他伤得重不重。」 少女忽然发觉傅红雪下半身部位有了巨烈变化,她也知道那代表什么意思; 凉风一吹,她忽然醒悟自己其实是几乎一丝不挂的,刚才那一番言语,他也应该 有听到。少女本能的将身子挪后,双手一缩,遮住了胸前,身体蜷缩;低声佯嗔 道:「你……你……」 傅红雪有些不知所措地道:「我……我……我也不是好人……竟有些苍凉, 无奈,绝望的味道……」 那少女微觉好笑,又有些生气;缓缓放下双手,卷曲的身子慢慢伸直,甚至 连双腿也微微张开,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轻轻道:「我……我也不是好女人……那 应算是彻底的表白,不顾自尊的邀约了吧……」 傅红雪望着那少女,心里却是非常明白,只要自己再上前一步,必然无法自 拔,那又如何面对背负二十年的血海深仇呢?眼前少女,闭着双眼,长长的睫毛, 随着眼皮微微晃动,似乎正有些绮丽的期待,傅红雪心中却是无止静的煎熬。 终于傅红雪作了决定,他手按进了刀柄,刀随意动,出了一刀;刀光一闪, 刀尖刺入少女心房,少女急睁大双眼,似乎难以理解,原来的伤,加上心理激烈 的冲突,终于昏了过去。 傅红雪拔出了刀,刀尖竟染了血,原来杀人不沾血的快刀,终于沾了血;血 滴顺着刀尖流下,似乎也同他的心一样在饮泣吧。 刀尖离要害差了三寸,傅红雪自己也分不清是有心或无意,。最后他还是弯 下身子,点了伤旁穴道,止了血,把少女原先断了的肋骨接上;轻轻放在林中隐 密处;应该上神剑山庄了,傅红雪告诫自己,再犹豫下去,一辈子也到不了神剑 山庄……打起精神,起了身,慢慢跨出一步,终于还是又回头解下身上外衣,轻 轻盖在少女身上。 再回过头,也不管自己脚伤,发足朝神剑山庄急奔。 偌大的神剑山庄,竟已不见一人。傅红雪登堂入室,大厅中,只见一老者, 似乎已等了很久,见了傅红雪也不讶异;背后斜挂一把剑,似乎就是那把名动江 湖的神剑。 「你终于来了。」老者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的僵局;傅红雪冷冷道:「亮剑吧!」 刀尖直指剑神。 唉……老人一声长叹,老夫已多年不用剑了,当年傅家惨案,老夫也身涉其 中,今天你来报仇,只管动手吧……傅家有后,总算老天有眼…… 傅红雪似乎有些茫然;老人作以待毙,不战不逃,却是出乎意料的;这几年 的复仇生涯,和人厮杀较量,似乎有些上瘾了,有时他也分不清是为了报仇杀人, 还是为了和人生死相博的感觉,如今剑神毫无斗志,傅红雪甚至有些生气。 傅红雪冷冷道:「刚才路上碰到一骑白马少女,自称来自神剑山庄,中我一 刀,躺在路边,这刀尖上沾着她的血尚未全干,你也毫不在乎吗?」 只见剑神卓超凡怒道:「你……你……急忙起身欲出……」 傅红雪挥刀一拦,刀光画出一道完美弧线,硬生生将剑神逼回原座;剑神疾 退之际小腹中了一刀,画破了外衫剑神看了看外衣上的刀痕,苦笑道:「果然长 江后浪推前浪,今日不动手,看来难以善了。」 忽然抬头盯着傅红雪,道:「今日试试你的傅家刀法到什么程度。」取了壁 上长剑,剑如青龙乍现,连连攻了九剑,傅红雪守三刀。回了三刀,二人再僵持 三刀,两条人影倏的分开。 剑神忽然道:「其实手中有刀,心中无刀,并非刀法最终境界,刀法到最后 是不需要刀的。」竟有些师父对徒弟训话的味道。 傅红雪一声:「放屁,老贼纳命来。」使出自己最新领悟的刀招,刀随意走, 人刀合一,如流星般朝剑神疾射而去。 剑神见了此招,眉头微皱,低声叹道:「可惜……可惜……今日得一错再错 了,傅兄弟,老哥又对不住你一次。」忽然弃了剑,右手捏个剑诀,食指中指并 陇伸直成剑状,径朝傅红雪刀锋而去。 傅红雪惊天一击,眼见那剑神不退不让,反而弃刀以指来敌;心中恨恨道: 「今日毙老贼于刀下,什么狗屁无刀有刀。」 两阵交锋,傅红雪全身一震,忽然发现刀锋进势受阻,自己已尽了全力的一 刀,却仍被轻轻描写的两指,挡了下来,那剑神另一只手又成剑状,朝自己眉 心而来。 那两指之剑,再傅红雪眼中,却好像两座大山,翻天掩地而来,傅红雪进不 得,却又无路可退,也无招可守,只觉一阵天昏地暗,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 天地悠悠,看来今日必死于老贼「剑」下。 忽然间,老贼朝眉心刺来的那一剑,竟朝天一指,屋顶被冲破一个大洞,洒 落一地月光,而僵持的两指,竟分了开来;傅红雪刀锋直进,将老贼直钉在墙上, 老贼眼光看着傅红雪身后,嘴角竟带着笑意。 毫无痛苦之色。 猛得拔出了刀,刀尖闪闪发光,原先的血迹已不复见,老贼的身体摔了下来。 傅红雪绝处逢生,却是大惑不解? 一回头,却看到那白马少女,含着泪眼。 傅红雪的刀也掉了下来。